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深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深度

潜望丨启迪环境涉嫌造假:多个在建工程严重虚增,127亿总额水分几何?

2021-10-22 08:19 来源: 证券时报 作者: 罗曼
证券时报 罗曼 2021-10-22 08:19

图片

伴随连续的巨亏,启迪环境是否涉嫌财务造假再次引发关注,尤其是超百亿在建工程的虚实。证券时报记者历时近一个月,分赴河南、河北、湖北、湖南等地,对启迪环境的9个在建工程进行了实地走访、核实。结果显示,其中8个在建工程金额呈现严重虚增情况,有3个项目甚至完全未开工。

曾经的明星环保企业——启迪环境(原名“桑德环境”),这家以垃圾处理及污水处理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巨亏泥潭——2020年度亏损14.17亿元,2021年中报再亏39.56亿元,今年三季度再预亏1亿元-3亿元。

伴随连续的巨亏,启迪环境是否涉嫌财务造假再次引发关注。

启迪环境总资产达到445.34亿元的巅峰时期,其在建工程达141.83亿元,应收账款达69.45亿元,这两项合计占总资产的半壁江山。外界对于启迪环境这两个科目金额的真实性,一直存有疑问。而这连续两次巨亏,恰恰主要来自在建工程及应收账款的巨额减值损失。

针对巨亏,深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关注函,追问其是否有意通过资产减值的方式进行“业绩大洗澡”。

在向深交所的回函中,启迪环境详细列出了2021年上半年存在资产减值损失的12个在建工程,包括河南镇平、湖北天门等项目,合计资产减值金额达22.08亿元。这12个在建工程的真实性,成为了记者调查的重点。

近期,证券时报记者历时近一个月,分赴河南、河北、湖北、湖南等地,对其中9个项目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核实。

结果显示,除了张家口塞北管理区的项目实际情况与公告披露较为吻合之外,其余8个在建工程都呈现严重虚增情况,有3个项目甚至完全未开工。

半年亏损额超过一半市值

8月26日,启迪环境发布2021年中报,营业总收入为38.64亿元,同比下滑9.16%,净利润-39.56亿元,同比暴跌1587%。这是该公司继2020年亏损14.17亿元之后再次巨亏。若以9月30日收盘后公司75亿元总市值计算,启迪环境半年的亏损额相当于一半总市值。

仔细分析,上半年启迪环境的经营总成本为43.3亿元,经营亏损为4.7亿元,由此可以看出,其净利润断崖式下跌主要并非经营亏损导致。

对于亏损主要原因,公司表示是受到整体战略调整及与城发环境(000885)重大资产重组的影响,决定对报告期内停建、拟退出项目处置并计提资产减值,上半年合计计提资产减值34.43亿元,其中针对在建工程计提减值22.08亿元。

其实,启迪环境在此前7月15日发布半年报业绩预告时,即已公告称预亏33-40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30亿-35亿元。

吊诡的高额计提减值损失导致巨亏,迅速引来监管的盘问。在其业绩预告当晚,深交所即向启迪环境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涉及减值的具体项目明细情况。

12个在建工程减值22亿

回复函中,启迪环境表示,自2021年以来,公司债务压力持续加大,基于保障公司正常运营需要,对在建项目进行全面梳理,对部分项目进行重新评估,并逐一列出资产减值损失明细,包括12个在建工程损失22.08亿元,及11个项目的资产处置损失9.2亿元。

回复函的数据显示,涉及的12个在建工程账面余额总计为28.77亿元,计提减值损失高达22.08亿元,预计可回收金额仅为6.69亿元(表1)。

图片

从数据来看,这12个在建工程的减值损失,不仅金额巨大,而且显得异常。仅从其披露的工程完工进度来看,就与显示的在建工程账面余额存在巨大落差。

以表中第二个项目——湖北天门项目为例,公告显示工程进度仅完成场地平整、排水截洪沟工程、垃圾焚烧车间混凝土地基工程施工,在建工程的账面金额就达到了1.63亿元,而该项目的规划总投资不过4.3亿元。从披露的情况来看,资金投入与完成匹配度有悖常理。

那么,这12个在建工程的实际进度是否与披露的内容一致?在建工程的账面余额是否与实际相符?如今又何以计提如此高的减值损失?

实地调查:虚增的工程与未开工的项目

为解开这些疑问,近期证券时报记者分赴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等地,历时近一月时间,对其中9个在建工程展开了实地走访、核实,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调查结果显示,除了张家口塞北管理区的项目实际情况与公告披露较为吻合之外,其余8个在建工程全数呈现出严重虚增的情况,有3个项目甚至完全未开工。相关项目调查详情,按照表1列示的顺序呈现如下。

镇平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在建工程金额:1.66亿元

记者实地查看:无任何施工迹象

2014年12月,公司与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政府签署镇平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的特许经营协议。根据双方协议,该项目规划的垃圾处理规模为800吨/日(一期工程400吨/日),规划投资额3.6亿元。

启迪环境的公告显示,2015年4月,项目选址在镇平县生活垃圾老填埋场西南侧。截至目前,该项目的在建工程账面余额1.66亿元,项目建设进度“已完成围墙、场区内地表废弃建筑构筑物拆除清理,水坑清理淤泥换土回填,地下排水管道及检查井工程;主厂房区域范围内部分换土回填及灰土桩加强达到设计地基承载负荷要求;综合楼、焚烧车间及附属构筑物地下基础砼工程地面施工”。

9月22日,证券时报记者来到镇平县老填埋场所在地现场查看,其西南方向是一片荒野,没有任何施工迹象。

图片

镇平县老填埋场所在地

镇平县工信局副局长杨向伟告诉记者:“因为涉及到的这块地都没有批给他们,那怎么施工呢?所以说(上市公司)写的完成的施工进度,是根本不可能的。”

杨向伟称:“项目叫停大概是2017年左右,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当时我没有参与,我是从2019年才开始对接的。”

记者问及这个项目建设是否如公司所说的花了1.66亿元,杨向伟认为完全不可能。他说:“你说他投资1.66亿,但实际上他们审计的只有600多万,主要是前期关于勘察、环评、设计等产生了一些费用。这个设计也主要是包括厂房、所有的建筑的设计。”

天门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在建工程金额:1.63亿元

记者实地查看:至今一片荒地

2015年9月,公司与湖北省天门市城管局签署《天门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特许经营权协议》。根据双方协议,项目规划的生活垃圾处理规模为800吨/日(一期工程400吨/日),规划投资额4.3亿元。

截至目前,启迪环境称该项目的在建工程金额为1.63亿元;已完成建设进度包括场平工程、排水截洪沟工程;焚烧车间及附属构筑物地下基础浇筑混凝土工程完成地面部分施工。

9月30日,证券时报记者前往天门,实地核实该项目的真实性。在采访天门市城管局副局长鄢望兵时,记者向他出示启迪环境披露的工程进度,他说,“没到这个程度,我们只是签约了协议,他还没有进场建设。前期有成本,但可能也就是勘查费用。”

随后,记者来到项目所在地——白茅湖农场,这是一个国营农场(相当于乡镇建制),该镇的书记王鹏带着记者到了项目现场。记者看到,现场至今是一片荒地,没有任何动工的迹象。

图片

天门项目建设地至今是一片荒地

王鹏对该项目的情况比较了解。他说,原本是要迅速推进这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后因附近居民反对较强烈,出于避免出现群体事件的考虑,政府后来决定停止。

至于上市公司在该项目上的前期投入,王鹏的说法与市城管局副局长的说法一致,“实事求是讲,他们仅仅可能就做了一个地勘”,“即使按照现在地勘费用,也才2元/平方米,一亩地的勘测费用也就1300块左右,即使60亩地全部勘测也就8万块”。

此外,王鹏还说,由于项目地处国营农场,相关用地也不涉及征地拆迁费用。“如果我们征用农民的地,就需要出拆迁补偿款,现在国有土地不需要你补偿。”

吉首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工程PPP项目  

在建工程金额:4.65亿元

记者实地查看:仅三栋烂尾楼

2017年2月,公司与湖南省吉首市住建局签订《吉首市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工程PPP项目--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厂、传统村落保护工程及乡镇人居环境改善配套设施建设工程PPP项目合同》。项目当年3月开工建设,规划投资额约6.7亿元。

根据启迪环境的公告,截至目前,该项目的在建工程账面余额4.65亿元。项目进度包括:1)5个自然村落的游客中心建设以及配套的停车场、挡土墙、消防设施、景观绿化等项目,完成比例为100%;2)传统村落民居修缮、风雨桥、游步道、景观广场、观景台等子项完成约50%;3)已完成德夯景区:河道绿化6500平方米,河道亮化6500米,管网入地11500米,道路护坡绿化2000米,河道水体改造5000米,公厕1座,污水处理站1座,风雨桥1座,停车场绿化亮化75000平方米,新建停车场10000平方米;4)已完成勤丰观光农场:游客服务中心2200平方米,游步道及绿化亮化2000米,民宿1000平方米,停车场14000平方米,景观绿化15000平方米,污水处理站及配套管道1座,消防设施1套。

据记者了解,该等乡镇人居环境改善工程涉及吉首下属的矮寨镇、马劲坳镇、河溪镇、丹青镇、太平镇及己略乡。关于项目进度,吉首市住建局局长张强则告诉记者,“一个项目都没有落成”。

9月15日,证券时报记者前往吉首项目所在地,获悉的实际情况是,启迪环境仅仅在矮寨镇建了三栋未完工的烂尾楼,其余概无,与公告披露情况相差甚远。

矮寨镇镇长汤庆告诉记者:“2017年我还没来,但是我知道有个桑德公司(启迪环境的前称)在这搞了一个项目,在我们坪朗村修建了一个游客服务中心,还有岩科村、洽比村,总共修建了3栋房子吧。”

随后,记者来到了几栋烂尾楼的现场。

位于坪朗村的游客服务中心架空建在河道旁边,正好在村委会办公楼对面。该村的村支书介绍,此建筑占地积2000余平方米,不含架空层一共两层半,建筑主体基本完工,内部装修未做,工程造价在一两千万的样子。

图片

图片

位于矮寨镇坪朗村的游客服务中心

从坪朗村驱车大概20分钟,就到达了汤庆所说的岩科村、洽比村两栋烂尾楼所在地。两栋烂尾楼隔路相望,一栋属于岩科村,一栋属于洽比村。两栋建筑格局相似,但较坪朗村的游客服务中心小很多,各自占地面积大约三、四百平,原计划用于村部和旅游综合楼。记者向汤庆询问这两栋楼的各自造价,他说大约百余万元。

图片

图片

位于矮寨镇岩科村、洽比村的两栋烂尾楼

按照吉首市住建局的说法,项目之所以烂尾,主要是因为投资方缺乏资金。“当时这个项目签了合同,他们也没有钱,说有钱了就来做这个项目。”

住建局局长张强告诉记者,该项目包原本还包含几个乡镇的污水处理工程,但启迪环境都未履行约定事项。“我们乡镇污水的任何一个项目他都没做,后面逼得没有办法,我们自己重新组织。去年我调任履新到这里来之后,才过问这个事情。去年我们完成了两个镇,矮寨镇和河溪镇,是我们自己用EPC(工程总承包)模式进行公开挂网招标。”

宜昌桑德经发环保项目  

在建工程金额:2.86亿元

记者实地核实:实际虚增至少2亿元

2017年11月,启迪桑德(启迪环境前称)中标“宜昌市夷陵区生态环保PPP项目”,项目总投资额为8.5亿元。该项目由24个子项目组成,其中:存量、提档升级、新建污水处理项目14个;存量、维修、新建管网维护项目3个;存量、新建垃圾填埋场项目7个。

启迪环境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该项目的在建工程账面余额2.86亿元,“已完成6个污水处理厂升级改造工程,及3个新建污水处理厂,完成建(构)筑物加氯间、加矾间改造”。

9月27日,证券时报记者来到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政府,该区住建局副局长高林红及审计局副局长冯斌就项目详情共同接受了采访。

住建局高林红告诉记者,实际情况“和它上面(上市公司公告)的表述差距很大”。高林红介绍,8.5亿元的项目总投资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3.5亿元的新建工程,另外5亿元是夷陵区的存量资产转让;把新建工程与存量资产打包转让之后,就授予了启迪桑德25年的特许经营权。

高林红说,2019年项目就终止了,原因是“存量资产转让的5个亿,公司可能资金困难,转让价款没有支付给我们”。基于此,经双方协商一致,将特许经营协议改成了单纯的建安工程总承包协议,并对已完工部分进行结算。

高林红说:“就是这上面说的6个污水处理厂的升级改造,还有3个污水处理厂的新建,其实他在我们这总共就是做了这9个项目的工程总承包”。

审计局冯斌告诉记者:“完工以后,我们就进行审计,夷陵城区、丁家坝、经开、鸦鹊岭、三斗坪、太平溪这6个污水处理厂已经审完了,最终审计的决算价是5862.59万元,这个价格是准确的,还有三个项目(材料)没送来。”

对这9个已经完工的项目,启迪环境称,预计可收回金额为9552.59万元。对此,冯斌说,“这个金额我们是不认可的,3个项目还没有经过审计局审计,我们只承认其中的5862万元”。

即便按照启迪环境的可收回9552万元计,其披露的在建工程总额为2.86亿元,意味着公司在夷陵的项目减值亏损近2亿元。而高林红认为这并非事实,“他在我们夷陵区这八九千万的项目,应该是已经赚钱了,不可能说亏损,这是基本的事实”。

冯斌补充说:“我们的审计金额应该是大于他们的实际投资额,因为我们的审计金额包含了(合理)利润。也就是说,这些项目公司方最大投资额也就在8000万左右。”

如按照冯斌的说法,启迪环境在宜昌市夷陵区项目的在建工程,至少虚增了2亿元。

湘潭固体废弃物综合处置中心项目  

在建工程金额:7.66亿元

记者实地查看:仅矗立着几栋烂尾框架

2013年12月,启迪环境下属子公司与湖南省湘潭市政府签订《湘潭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处理特许经营协议》,随后,上述建设项目获得了湘潭市发改委《关于核准湖南湘潭固体废弃物综合处置中心工程项目的批复》的批准。

项目主要内容包括:建设规模为日处理生活垃圾2000吨、餐厨垃圾200吨、市政污泥200吨;同时配套建设餐厨垃圾处理系统、污泥干化系统、给排水系统、废气处理系统等固体废弃物综合处置中心相关附属工程,工程总投资12.53亿元。

启迪环境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该项目已完成建设进度包括,地基处理及部分土建、设备安装,宿舍楼建筑安装工程,项目的在建工程账面余额为7.66亿元。

9月13日,证券时报记者来到该项目所在地的——湘潭市九华经开区,在现场看到仅有几栋烂尾的框架结构矗立在此,周围杂草丛生,看上去已停工多年。

图片

图片

图片

湘潭九华经开区内矗立的几栋烂尾框架

附近工业园的保安告诉记者:“那个项目烂尾了,打了一些地基,刚建没多久就被叫停了。只建了一层楼,垃圾焚烧站的框架,后来停工了,后面什么都没有。”

湘潭九华经开区产业局负责人张斌说:“当时搞这个项目的时候,遭到居民反对,意见比较大,就一直停工至今。”记者问及,这个项目是否有7.66亿元的投入,张斌回答,“7个多亿的投入可能只是公司那边的说法,但(实际)应该是没有的”。

此项目烂尾之后,一个新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在湘潭县河口镇拔地而起。该项目系光大环境中标,并由其负责投资、建设、运营。

图片

位于湘潭县已建成的垃圾焚烧站

记者在现场看到,焚烧生活垃圾的一期工程已经完工并已经投入运营,二期工程还将扩建餐厨垃圾处理。据记者了解,此项目的设计规模与此前的烂尾项目一样——日处理生活垃圾2000吨。项目现场的杨经理告诉记者:“一期工程花了七八个亿,完了旁边那个二期也要建”。

随后,记者将启迪环境的烂尾项目照片出示给他,并问:“你大概评估下这个要多少钱?就一个框架,公司方说花了7个多亿”。对方说:“顶多一个多亿吧,就是打地基,建房子。垃圾焚烧站最值钱的是后面的这些设备,如果只有打地基(搭一层框架),应该不值7个亿。”

南宁、荆州、和龙项目也虚增严重  

除了前述项目重大虚假之外,是否还有更多?记者就启迪环境位于南宁、荆州、和龙的项目所进行的采访核实,发现情况依然如此。

比如,广西南宁市武鸣区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PPP项目,启迪环境披露称,该项目的在建工程金额为1.56亿元。

武鸣区住建局环境整治PPP项目负责人则说,这个项目“基本上没有什么投入”,“只是清表而已,就是清理场地表面,除除草,平整场地”。

他说:“2018年2月中标,中标3个月我们就注意到苗头不对,当时中标联合体要注入资本金,他们一直拖着没有注入,拖了2年一分钱也没注入,那我们还不叫停?”

记者问及,此项目是否如启迪环境所称的投入了1.56亿元。对方回答,这个项目前期投入最多四五千万,“启迪方面本身投入有几百万,其他的都是别人支出的”。他说,这个项目还存在拖欠工钱的情况,“他们还欠设计院1300万设计费,都是由我们出的”。

比如,荆州市餐厨粪便垃圾无害化处理PPP项目,启迪环境披露,此项目的在建工程金额为7160万元。

记者向荆州市城管局求证,一位不愿具名的局领导告诉记者:“这个项目我们去年的时候就已经重新招标了,规模1.1亿元左右。至于你说的荆州陵清(启迪环境子公司)这个项目,那是很早的了。然后,他说这个投资7000多万,我不知道依据是什么,当时(2017年)签完协议后,这个项目都没有什么进展,耽误了我们三四年时间,如果有进展的话,我们还会重新招标吗?”

随后,证券时报记者来到荆州项目所在地——沙市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渔湖村,该村的村支部周姓委员带着记者到达了项目现场。该餐厨垃圾处理项目正在施工,现已由另一家公司——荆州市金誉圆祥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中标投资兴建。

图片

荆州市餐厨垃圾处理项目已由其他公司中标投资

他告诉记者,这块地总面积60亩,“我们当时就划了这块地给启迪桑德,给他们建项目的。这里原先都是村民住宅区,后来都拆迁了,政府给了拆迁补偿款”。同时,他向记者确认,这块地在新中标方施工之前没有动工过。

再比如,吉林省和龙边境经济合作区2015-2018年地下综合管廊PPP项目,启迪环境披露称,该项目的在建工程金额为5937.44万元。

记者以投资人身份向该区城乡建设科求证,工作人员答复,“这个项目实际上(2016年)刚开工没两天就停工了”,停工的原因是启迪环境的资金未到位。

记者问及此项目是否如上市公司披露的投资了5937万元,他说:“开工没两天就停工了,他们上哪投5000多万呢?前期是发生了一些费用,但很多都是没有形成支付的,而且很多都是我们欠的,跟他们也没关系。”

记者问:“那就是说公司根本没有投钱进去?”他回答:“也不能说没投,投了一点,他说自己投了几百万,上个月他们来找我们要钱,让我们把账款结了,但是他们拿不出发票。”

一个与披露基本相符的项目  

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塞北管理区的牛粪资源化利用工程项目,是记者走访的诸多项目中唯一一个与公告内容较为相符的。

9月24日,记者几经辗转来到塞北管理区,此处与内蒙接壤,位置偏僻、交通不便。该区发改局局长王立军带着记者查看了项目现场。

图片

图片

图片

启迪环境塞北项目一处厂区

王立军告诉记者,已建成的厂区一共有两个,一个在东大门厂区,另一个在沙梁子厂区,两处建筑厂房大同小异,规模基本相当。

“这个项目最早应该在2014年开工,当时是我们要新建几个牛场,牛场需要有粪污处理,他们跟这几个牛场谈的就是,由他们来给牛场做粪污处理(沼气发电),从规模上大概当时是有一万多头到几万头牛,投资规模协议里边(写的)我估计两个多亿。”王立军介绍。

王立军说,“但是建完以后,据说是因为原料的问题(牛场没建起来),就没有正式启动生产”,如今整个厂区已是人去楼空,无人办公。“因为领导换了好几次,每任领导来了以后,都主动找他们,积极想办法,希望把这点存量资产盘活。一个就是说看看原料怎么解决,再一个看转型行不行。”

记者问及此项目的实际投资额是否需要3个亿,他说:“实际多少投资我们还真不掌握,因为这个东西是(企业)内部的财务账”。

另外,据启迪环境公告,公司正在与政府商谈因原材料不足导致无法运行的赔偿问题,王立军回应,“据我掌握是没有说政府要给他赔偿”。他说,这既不是PPP项目,也不是BOT项目,完全是社会投资的一个经营性项目,“经营是有风险的,否则就不需要企业家了”。

在建工程虚增背后,资金占用还是利润造假?

数据显示,启迪环境的在建工程从2011年的1.15亿元,一路增长至2019年末的142亿元峰值,2020年末依然高达127亿元。并且,从在建工程占总资产的比例来看,也是从2011年3%迅速增长至2016年41%的最高峰,到2020年末占比仍达30%。

图片

启迪环境存在的在建工程虚增情况,曾从事上市公司审计的注册会计师陈星(化名)说,启迪环境的审计机构有失职嫌疑,“审计师问题很大,都没去现场认真核查。只要去了现场都能发现,正常人看都知道有问题”。

陈星说:“在建工程占比那么高,应该作为重点审计事项,而且要有一定的覆盖面,比如走访70%以上。那种金额较小的项目可能不一定去看,但(类似吉首、湘潭那种)4个多亿、7个多亿的项目肯定是要去现场核查的。”

基于前述调查核实的9个在建工程中有8个存在高比例虚增,这总额127亿元的在建工程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多少是虚增的?

陈星说,虚增在建工程肯定属于财务造假,只是要分析对财务报表的整体影响。

他分析,在建工程的增加,要么导致资金的流出(用于支付工程款),要么导致应付款项的增加(欠别人的工程款)。如果是虚增在建工程的话,通常不会去虚增应付款项,因为账上多计一笔不存在的债务没有意义,所有的造假都会涉及资金流动的闭环。他认为,虚增在建工程更可能是转移、挪用资金的一种表现形式。

陈星进一步说,虚增在建工程,实际可能是,上市公司发生了资金流出,但并非用于支付在建工程款,而是挪作它用,转移、挪用的资金在账目上被计入用于在建工程(导致在建工程金额虚增)。转移到体外的资金,可能有两个去处,一是被关联方占用,二是用来虚增业绩,“两种情况可能都存在”。

关于经营业绩,自2015年以来,启迪环境的营业收入经历快速增长之后,于2019年开始步入下降通道。与收入增长趋势相同的,是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其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逐年提升,2015年为40%,到2020年时已经接近80%。

图片

另一组可资佐证的数据是,2011年-2019年,启迪环境历年均有账面盈利,但经营性净现金流多数年份是负数,净利润与经营性净现金流明显“倒挂”。汇总统计,启迪环境2011-2019年的净利润累计值为65.32亿元,而其同期经营性净现金流的累计值却是-12.19亿元,二者落差高达77亿元。

图片

这显示出启迪环境的营收质量并不高,相当一部分营收虽然在会计上确认了收入,但却只是挂账的应收账款。

“从动机来说,应该是先虚增利润导致应收账款、长期应收款虚增,这部分不能一直挂账而需要逐步消化,则可能通过虚增在建工程把资金转到体外,然后通过销售回款的形式回流,冲销一部分虚增的应收款,也实现了资金流动的闭环。这是虚增利润的动机。”陈星说。

“另外一个动机是关联方资金占用,通过虚增在建工程把资金转出,转到关联方指定账户。”数据显示,启迪控股的原控股股东桑德集团及桑德控股,分别持股11.17%、3.44%,目前该等持股全数被质押。而启迪环境的股价在2015年达到39.15元/股(前复权)的高点之后一路下跌,目前仅有4.98元/股,已跌去87%。“随着股价不断下跌,如果要避免被强平,就需要拿现金去补仓。”他说。

数据显示,启迪环境自上市以来多次融资,其中股权融资71亿元,债券融资累计276亿元。陈星说,通过虚增在建工程转移的资金去向了哪里,监管去查账肯定查得到,“比如前期给了谁可以查,之后又付给了谁可以再往下查”。

何以突击减值?

数据显示,在此之前,启迪环境超过百亿的庞大在建工程,鲜有计提减值损失,仅在2018年计提了800万元。

2020年,启迪环境计提了1.57亿元的在建工程减值损失,而这个计提减值同样显得蹊跷。此计提的项目,系前文提及的广西南宁市武鸣区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PPP项目。该项目在建工程原账面余额为3.12亿元,2020年年末计提损失1.57亿元,2021年年中再次计提1.5亿元。

而这个挂账挂了3.12亿元的在建工程之实际情况,系前述南宁市武鸣区住建局环境整治PPP项目负责人所说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投入,只是做了清理表面、平整场地的前期工作。

换句话说,从2020年末到2021年中,启迪环境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对在建工程突击减值了23.65亿元(1.57+22.08)。这与2020年之前在建工程鲜有减值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就减值事宜,记者向启迪环境寻求电话及邮件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之所以突击减值,或与其今年1月发布的重组预案不无关系。

按照1月份的公告,城发环境(000885)拟以换股方式吸收合并启迪环境。根据换股方案,启迪环境的换股价格为7.59元,总价108.58亿元,据此计算,每1股启迪环境股份可以换得0.6526股城发环境股份。

此后,由于启迪环境股价持续下行,7月份双方又重新修订了交易预案,换股比例为修订为1:0.608,启迪环境的换股价格下调为5.35元,总价也降至76.54亿元。

如若吸收合并得以实现,启迪环境将被摘牌,上市地位也将不复存在。

陈星说:“收购方也不傻,进场之前肯定要去看看这些净资产值多少家当,把那些虚的东西挤掉之后再来买。”正是在这次重大资产重组推进期间,启迪环境在2020年年报及2021年半年报中,共计提了高达47.92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包括在建工程减值损失、应收账款减值损失等)。

基于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质疑其“业绩大洗澡”。

启迪环境,这家曾经名为“桑德环境”的明星环保公司,在原实控人文一波手上经营了十余年之后,脱手给了启迪控股。

2015年9月,启迪控股及其关联方以69.91亿元价格,受让原控股股东桑德集团所持29.8%股权,并成为新的控股股东,桑德集团退居第二大股东,上市公司随即也更名为启迪桑德。2017年8月,启迪控股及其关联方再耗资22.37亿元参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持股比例进一步提升至34.22%。

2019年4月23日,启迪桑德发布2018年年报的当天,文一波辞去了包含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而那些挂账乃至虚增的在建工程,大多是文一波任内的项目。当下,启迪控股似乎也急于将这个烫手的山芋脱手。

如今的启迪环境,一如已经退市的盛运环保、神雾环保,最终也陷入了涉嫌财务造假的漩涡,原实控人文一波也因无力还债而被限制高消费。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为你推荐

A股果然韧性!刚刚,创业板上涨1%,抗疫概念股大爆发,多家公司回应:可检测出变异毒株
11月27日,上市公司硕世生物发布消息称,硕世新冠检测试剂有效检出Omicron病毒。
2021-11-2912:42
超级病毒全球刷屏,投资逻辑彻底变了?疫苗、抗疫股要飚?
即将开盘的A股,也将面临考验,考虑到外围市场的集体崩跌,市场恐慌情绪弥漫,A股低开或是大概率事件。
2021-11-2908:29
高增长低估值光伏概念股名单出炉,11股上涨空间逾20%
受行业景气高涨影响,7月以来多只概念股股价飙升,明阳智能、伊戈尔、广汇能源累计涨幅居前,分别为94.07%、86.15%、84.38%。亿利洁能、特变电工、国电南自等多股涨逾50%。
2021-11-2908:08
五天四板后,鞍重股份公告:正在筹划收购某公司股权事项!
鞍重股份是今年牛股阵营的一员。因此前披露拟收购新进股东锂资源,“跻身”锂电赛道的鞍重股份股价飙涨,年初迄今已涨逾3倍。
2021-11-2907:39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
  •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