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深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深度

2亿本金未收回!这家药企自曝"踩雷"信托产品,背后另有蹊跷?发生了什么?

2021-09-24 16:37 来源: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 作者: 方妮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 方妮 2021-09-24 16:37

上市公司海南海药自爆踩雷信托项目了。

9月24日,海南海药发布关于信托产品的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购买的一款信托产品到期,2亿元本金未能收回,此事对公司本期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海南海药的这笔投资中,信托公司扮演的角色实际上是通道。大致可以理解为,这笔投资是委托人即海南海药交付资金给信托公司,指令信托公司为完成信托目的,从事事务性管理的信托业务。

上半年,海南海药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过800%,年内股价累计下跌约50%。

两度延期,信托理财2亿本金未收回

回顾此前,2019年12月20日,海南海药与新华信托签署了《新华信托华晟系列-华穗19号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前者委托新华信托设立华穗19号信托,信托规模2亿元,期限12个月,扣税后预期收益率为6.3717%/年。

在上述合同签订的同一日,重庆金赛医药有限公司(简称“重庆金赛”)与新华信托签署《新华信托华晟系列-华穗19号单一资金信托之信托贷款合同》,重庆金赛向新华信托融资2亿元,利息7%/年,期限12个月。公司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正投资”)与新华信托签署《新华信托华晟系列-华穗19号单一资金信托保证合同》,就重庆金赛上述债务向新华信托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在此之后,这只产品两度延期。2020年12月17日,海南海药与新华信托签署补充协议,约定信托期限由12个月变更为18个月。2021年6月23日,海南海药再与新华信托签署补充协议,约定信托期限由18个月变更为21个月。

期限届满,海南海药突然公告称,截止2021年9月23日,作为华穗19号信托借款人的重庆金赛支付了2019年12月24日至2021年9月23日的利息2264万元,但尚未偿还华穗19号信托本金2亿元。

海南海药表示,因华穗19号信托投资款收回存在不确定性,公司暂未对华穗19号信托的投资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其对公司本期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理财事故还是利用信托通道?

海南海药此次踩雷真的是投资理财事故?信托专业人士有不一样的看法。

数位信托公司风控负责人向证券时报记者直陈,他们判断海南海药这笔2亿元的投资其实是通道信托。

通道信托,又称事务管理类信托。大致可以理解为,这笔投资是委托人交付资金或财产给信托公司,指令信托公司为完成信托目的,从事事务性管理的信托业务。这类信托业务由委托人驱动,信托公司一般不对信托财产进行主动的管理运用,包括股权代持、员工福利计划、股权激励计划等。

为什么这么说呢?理由有二。其一,实践中单一主动管理项目很少,除非是早期已经被禁止的资金池业务;其二,从信托费用角度来看,信托报酬与保管费合计6‰,是比较典型的通道费率。“所以,我推测这个信托计划很可能是通道项目,是由上市公司自己选定的融资人和担保措施。”一位资深信托风控合规人士说。

上述风控人士的猜测后来得到证实。证券时报记者从新华信托内部获悉,这一业务确系该司通道业务。

海南海药自陈,为防范风险,保护公司利益,公司对持有华穗19号信托采取了增信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四项:其一,重庆永通信息工程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重庆永通”)自愿与重庆金赛共同向海南海药承担连带的清偿责任,直至上述2 亿元本金及利息全额偿付完毕为止;其二,重庆永通股权质押及其银行账户资金监管、公章及财务章共管;其三,同正投资实际控制人刘悉承先生出具连带清偿承诺;其四,重庆金赛控股股东重庆赛诺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赛诺生物”)出具连带清偿责任承诺函。

而在上述信托风控人士看来,海南海药后续采取的增信措施可谓“乱七八糟”。“首先我们要知道信托计划是否结束,以及结束后的处理方法。如果说信托计划结束,且将债权现状分配给上市公司,那么后面写的东西还有点意义。如果信托计划压根没有结束,按照合同的相对性,信托公司依然是债权人,那些承诺函应该向信托公司出具,股权质押应该以信托公司为权利人,上市公司更不应该直接从监管账户划款。”

融资方与海南海药股东有关?

那么,这只信托计划的融资方(借款方)究竟是谁呢?

根据公告披露,重庆金赛向新华信托融资2亿元,利息7%/年,这笔资金即是来自于海南海药

天眼数据显示,融资方重庆金赛注册资本1006万元,实缴资本464万元。“单就这点来看,海南海药向这样规模体量的公司发放2亿贷款就显得很不合理。”亦有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记者梳理海南海药此前的公告发现,重庆金赛还曾是该司的供货商。根据天眼查数据,重庆金赛供应商一栏仅有海南海药一家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金赛与海南海药第二大股东——同正投资还有疑似关联关系,注册电话均为023-86195900。在这笔信托交易中,同正投资还为重庆金赛向新华信托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简而言之,海南海药的这笔信托投资,融资方与担保方存在一定关系,担保方又是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根据海南海药不久之前发布的半年报,这家公司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3.8亿元,同比下降807.89%。与此同时,公司营收规模也在“萎缩”,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0.3亿元,同比下降4.07%。

为何选定新华信托为合作方?

令人产生问号的还有,为什么海南海药选择新华信托作为合作方?

在信托业界,新华信托算是个特殊的存在。

早年业务风格激进,新华信托2013年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发多起风险项目。2014年底,新华信托收到严厉的“监管令”——暂停该公司所有集合信托业务。自此,新华信托开始了内部整改,主动收缩业务条线,集中精力处置风险项目,筹划增资等等。

此后新华信托大部分业务无法继续,勉强能正常运转的业务只有利润微薄的通道业务。

2017年初,监管层终于重新放开新华信托从事集合信托业务。但由于公司专业人才严重流失,尤其缺乏风控及合规等关键实务岗位人才,其集合信托业务起色十分有限。

2019年年报显示,新华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实现净利润1558.64万元,在信托行业仍处末流。截至2019年末,新华信托信托资产规模不足1500亿元,较2019年初下降超300亿元,其中集合信托240亿元左右,单一信托1100亿元左右。

另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新华信托自2016年起即有出让控股权的想法。一方面是由于控股股东明天集团陷入风波,一方面是因为其经营数据节节败退。然而,新华信托控股权转让事项始终推进不顺利。

海南海药与新华信托达成“华穗19号信托”合作之后半年,2020年7月,新华信托因触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三十八条和《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接管条件,被银保监会实施接管,至今未披露2020年年报。

某央企背景信托公司高管认为,这些年不少信托公司都因通道业务承受了声誉管理风险,相对规范的公司会在此类信托产品的名称中注明“事务管理型单一信托”,“但在这笔业务中,新华信托仅在名称中表示这是单一信托。”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为你推荐

牧原股份第三季度亏损8亿元!控股股东拟输血60亿
10月18日晚间,牧原股份发布三季报,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87亿元,同比下降58.53%;其中第三季度单季亏损8.2亿元,陷入2019年二季度以来首亏。
2021-10-1908:07
大基金二期布局有何玄机?业绩高增的半导体概念股名单出炉
从增幅中值来看,18股预计增幅在100%以上,晶晨股份预计增幅最高,预计同比增长3733.03%-3883.46%。其他预增幅度居前的个股还有中环股份、立昂微、通富微电。
2021-10-1907:47
周鸿祎造车新进展!三六零斥资29亿元入股哪吒汽车,近期交付量突飞猛进
新能源汽车热潮中,二线造车新势力正在迎头赶上,并获得资金追捧。刚刚跻身月度交付量前三名的哪吒汽车获得三六零29亿元融资。
2021-10-1907:31
4天暴涨2100亿,万亿“宁王”再创新高!宁德时代回应监管“灵魂拷问”
近日,新能源概念再度崛起,宁德时代股价再创历史新高,4天大涨17.83%,市值飙升近2100亿元,总市值13858亿元。
2021-10-1907:20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
  •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