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首页 > 新闻 > 深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深度

叶飞只是“马仔”?伪市值管理太疯狂: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参与,全链条合谋运作,“黑吃黑”纠纷不断!

2021-09-26 22:01 来源: e公司 作者: 艾思惕
e公司 艾思惕 2021-09-26 22:01

曾举报他人市场操纵、自诩为打击“伪市值管理”的“英雄”叶飞,日前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随着叶飞落网,这位二级市场玩家如何在A股市场操盘运作,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证券时报记者采访多位接近叶飞或参与其操盘运作的人士,试图还原其股票操盘的方式和特征。

其实在几年前,叶飞就已负面缠身,遭遇监管处罚、被列失信名单等相继发生,因此上市公司直接请他进行操盘的需求骤降。但在前私募冠军的光环之下,叶飞仍深度参与”伪市值管理“业务之中,操盘模式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与盘方合谋的特征。叶飞将自己定位为资本和盘方的“马仔”,且使用马甲入场搏杀,经常闯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阵营,而后火速闪退。

叶飞落网事件,可以视为A股”伪市值管理“的一面镜子。监管层“零容忍”打击恶意操纵市场行为,全覆盖监控、全链条打击、全方位追责,从而更为有效地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与此同时,叶飞时间也为参与”伪市值管理“的上市公司实控人和董监高敲响了警钟。

合谋的“马仔”

从监管调查给出的南岭民爆操盘案来看,刘锦烨团伙以股票配资、委托理财等方式控制数十个证券账户,涉嫌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等手段操纵南岭民爆股票。叶飞则在明知操纵股票价格的情况下,积极提供相关帮助及建议,为操纵市场创造有利条件,并谋取非法利益。

叶飞在其间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接近叶飞的人士王灿对记者透露,叶飞及其所在机构实际上是刘锦烨操控南岭民爆的外包商,双方共同提供股票资金账户,刘锦烨方面随时跟踪监控叶飞方面的动向,及时调整资产配置方案。

这种分工是典型的叶飞式操盘。在今年5月的举报事件中,叶飞被市场定义为中介与掮客,不过按照王灿的说法,叶飞本人更习惯于把自己看成是盘方和资方的“马仔”。

位于江苏的T公司是叶飞落网前最新的参与操盘案例,河北省某头部企业家族的公子F为操盘方。根据记者得到的合作协议,T公司实控人作为甲方,F作为乙方,负责在合作期内出资购买甲方指定的投资标的,持仓总规模8亿~15亿元市值,合作期限为3年,目标是把T公司市值从15亿元做到44亿元。F此前曾筹划收购某家A股公司的控股权,最终未果。

了解此次操盘全程的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透露,T公司实控人投资5000万元支付保证金,双方总投资产生的净利润按照35%、65%的比例进行分配。然而,在操盘方对T公司股票开启吸筹、洗盘、拉升等一系列运作后,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并没能如愿将股价做高,这直接导致F相关账户亏损。

杭州某会计师事务所曾为F提供专项审计报告。证券时报记者获悉,2018年10月~12月,F对T公司的交易量为1591万股,亏损额1171万元。2019年1月~6月,F对T公司的交易量升到6938万股,亏损额达到5613万元。这意味着F在8个月的操盘过程中累计亏损超过6700万元,在一时点前后,叶飞入局,他将自己定位为F的“马仔”。

王灿介绍,叶飞受到被监管部门处罚、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系列负面消息冲击之后,上市公司与其直接对接市值管理的热情大幅降温,上市公司实控人和重要股东已经不敢再将操盘资金直接交给叶飞。

“叶飞获得私募冠军后的数年间,很多上市公司对于叶飞团队的调研表示欢迎,通常都是上市公司董事长、集团实控人亲自接待。”王灿表示,“随着系列处罚的落地,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不敢将资金直接交给叶飞操盘,但另一方面操盘需求仍然旺盛,不少上市公司大股东认为,无论是并购重组、产业整合,还是大小非减持、股权投融资或股权激励,这些运作都需要二级市场股价的配合,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王灿说,正因如此,叶飞开始越来越多地与刘锦烨、范明科等作为盘方的“富二代”联系,从而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合谋”模式。

利益与风险

在与盘方密切接触的过程中,多方利益分成非常明确。

叶飞的倚天投资涉嫌作为外包商参与对南岭民爆股价的操控。接近倚天投资的人士李伟对记者介绍,当时的约定是,当股票账户的总资产小于账户所有人提供的股票账户初始资金额以及年化收益12%的资金成本的总和时,视作股票账户的亏损。亏损部分的70%由刘锦烨方面承担,30%由倚天投资承担。此外,对于风控标准的界定是,当账户内总资产的亏损比例达到10%时为清盘线,倚天投资方面应停止买入股票并且清仓与刘锦烨方面进行结算,如果购买了股票,刘锦烨方面有权随时清仓。清盘线以内的亏损,刘锦烨方面承担70%,倚天投资方面承担30%,对于超出清盘线的亏损,倚天投资方面承诺对损失承担全面责任。

这反映了叶飞操盘的谨慎性。王灿介绍,叶飞在参与T公司操盘之前就有所顾虑,担心股价做上去后出不了货,自己会被套。“当时为了打消他的顾虑,参与各方约定,盘方从T公司拿到尾款之后会按照1:3配资,打包成2亿~3亿元规模的资金,由叶飞等来管理。这才打消了叶飞的担心。”王灿说。

这种谨慎性同样体现在操盘过程中。李伟介绍,在南岭民爆案例中,叶飞曾劝过刘锦烨,不要对单一个股的流通股高度控盘,一般不要超过50%,但是刘并没有采纳叶的意见。同时,在出货方面,叶飞也曾劝过刘绝对不能在跌停板出货给散户,那样民愤会极大。从南岭民爆2020年底连续多日跌停来看,刘也未能听进,最终演绎成二级市场杀猪盘。

在不少操盘案例中,叶飞还会经常通过向上市公司索要股东名册等方式,来观察重要股东和资金的进出,并由此加以权衡自己在一众重要股东中的定位。

实际上,由于操盘资金规模较大,在部分案例中,叶飞曾多次买进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以T公司为例,2019年三季报股东榜单中出现了黄仁俊这个名字,以140万股的持股位列第九大流通股股东。

此前,有市场解读认为,黄仁俊是A股中的知名牛散。不过记者对多位接近叶飞的人士采访获悉,这实际上是由叶飞等人进行自主交易或者委托理财的一个个人账户。

隐秘的“马甲”

根据记者梳理,黄仁俊此前曾经多次出现在叶飞操盘的相关案例中。

ST华钰2019年半年报中,黄仁俊新晋公司第七大流通股东,持股超过130万股,2019年三季报中快速闪退。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在ST华钰操盘案例中,叶飞所采取的是委托理财账户自主交易模式。

不过对于ST华钰的操盘,最终却带来了不快。在今年5月因为举报中源家居而被市场认为是“黑吃黑”的案例中,叶飞就发文表示,上一个实名举报的是ST华钰,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了。

王灿透露,叶飞对ST华钰的操盘结果还算可以,不过就在公司股价走高之际,他发现很多的户资金在砸盘。后来叶飞查看了公司股东名册,认为是ST华钰的某些重要股东违反先期约定趁机减持变现。这引起叶飞极度不悦,因此在朋友圈和微博中接连发飙。

此外,在*ST众应2019年一季报中,黄仁俊也突然杀进,以140万股持股成为第八大流通股股东。记者同样从接近公司的人士处获悉,这是有人保底承诺以后叶飞进行的交易。

李伟介绍,叶飞参与上市公司市值管理或者操盘,从来不会出现自己的名字,一般都是以委托理财等方式控制多个证券账户,然后通过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来影响个股股价走势。因此,“马甲身份”可以视为叶飞操盘的典型特征。

这种特征早在2015年就出现过。当时,叶飞就曾集中资金优势在尾盘阶段买入信威集团(已退市)、晋西车轴江淮汽车奥特迅中青宝等5只股票,影响相关股票价格与交易量,继而反向卖出,由此引发监管关注并遭到处罚。其中在信威集团等案例中,叶飞所涉的主要账户为杨谦。

据悉,当时叶飞与杨谦签订了《委托理财协议书》。在记者得到的一份《股票账户交接确认单》中,详细写明了杨谦的开户券商、账户类型(融资融券账户)、户号、通讯码等信息。文件显示,2015年4月30日,叶飞接收8000万元资金,担纲杨谦账户的操盘手。此后杨谦又火速进行了资金追加,分别于当年5月13日和14日再度追加2000万元、7000万元资金,账户资金达到1.7亿元。

在信威集团2015年半年报中,公司第一大流通股东就变成了杨谦,不过杨谦在2015年三季报中又火速撤退。

“黑吃黑”纠纷不断

虽然曾摘得私募冠军称号,但从最终操盘来看,不少案例都出现纠纷。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叶飞的一笔委托理财投资仅两个多月,3.05亿元的本金就亏得仅剩2700万元,亏损额达2.78亿元,亏损比例超过90%。后当事人诉至法院,叶飞被法院判赔约2.2亿元。官司缠身的叶飞也被法院限制消费,成为失信被执行人。这也是叶飞转型“合谋马仔”的重要导火索。

李伟对记者介绍,当时叶飞刚拿完私募冠军不久,开始开班教人炒股,而且对象还是一群高净值的EMBA学员。结果不少学员巨亏,而各位学员为这笔亏损缴纳的学费也不低,培训费动辄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元。

甚至即便叶飞所操盘的上市公司股价经历了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后,也会有各种纠纷袭来。T公司的市值管理最终不仅没能带来资本运营与实体经营的良性互动,反而也引发了一场债务纠纷。根据知情人士透露,T公司在涨到44亿元市值时,F就与上市公司方面因为尾款问题造成不悦。2021年6月,F与叶飞签订了委托书,委托后者处理F与T公司之间的所有事项。

在叶飞操盘中,并非所有案例都能全身而退。其中,在操盘T公司时,虽然公司股价在特定阶段实现了大涨,但是叶飞却被套住了,亏损大概20%~30%之间,损失金额约为1000万元。

李伟对记者表示,在操盘圈流行着一句话,“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意思就是防止内卷式“黑吃黑”。“虽然上次市值管理爆料之后,叶飞曾一度将自己视为吹哨人,不过市场有眼睛,法律有牙齿,如此才能更好打造诚实信用、公平公正、多赢共享、包容普惠的资本市场生态环境。”

王灿也表示,在A股市场中,“伪市值管理”虽非主流,但是也确实存在着个别操纵团伙与配资中介、市场掮客、股市黑嘴等相互勾结的灰黑利益链条,从监管动作来看,这正是近年来“零容忍”打击的重点违法类型之一。实际上,除了作为马仔或者操盘者的叶飞,包括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和董监高等相关方在内,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不应心存侥幸心理,去从事违法的、不正当的伪市值管理和股价操纵行为。资本市场生态圈的优化,需要每一个参与主体的共同努力。(文中王灿、李伟为化名)

(责编:张骞爻)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为你推荐

宁德时代大涨超6%,芯片半导体大涨!通策医疗两日市值蒸发近200亿
继昨日牙茅通策医疗盘中闪崩跌停后,今日,通策在开盘又快速封死跌停板,短短两个交易日,市值蒸发近200亿!
2021-10-1516:36
锂电牛股早盘跌停,主力资金流向这些三季报预增股
主力资金净流入超1亿元个股中,38股已公布了第三季度业绩预告,33股预增,湖北宜化、多氟多、中远海控、东阿阿胶预计增幅超过1000%。
2021-10-1513:12
“宁王”YYDS!盘中大涨近9%逼近历史高点;超1000家公司公布三季报业绩预告,这些股被重锤,啥情况?
10月15日盘中,锂电龙头宁德时代盘中一度大涨近9%,逼近历史高点。截至收盘,股价涨5.41%,报561.1元/股,总市值13068亿元。
2021-10-1512:46
史上最惨猪周期,前两年挣的钱,今年都亏光了
为什么养猪的都亏惨了?答案很简单,因为去年高猪价背景下,行业内外资本进入养猪行业较多,产能大幅增加给生猪价格带来较大的压力。今年一年把过去两年赚的钱又全亏回去了。
2021-10-1507:28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
  •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