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改革再出发,风起好扬帆。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证券时报》推出“壮阔东方潮 改革奋楫时”大型专栏,邀请政府部门官员、知名专家学者和行业领军人物献计献策,涓滴成流,汇聚成新时代改革开放的磅礴大潮。

32徐景安:我所亲历的深圳股份制改革与证券市场建立

徐景安,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深圳大学兼职教授。先后在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家计委、国务院体改办、国家体改委工作,1985年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调任深圳体改委主任,曾担任深圳证券交易所第一任副理事长。

32徐景安:我所亲历的深圳股份制改革与证券市场建立

徐景安,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深圳大学兼职教授。先后在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家计委、国务院体改办、国家体改委工作,1985年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调任深圳体改委主任,曾担任深圳证券交易所第一任副理事长。

徐景安

1987年底,我应深圳市委书记李灏之邀,从北京南下,来深圳当体改委主任。来深圳之前我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为什么会毅然南下呢?

1 企业改革方向之争

企业改革怎么搞,成为当时争论的一个焦点。

一种意见是搞承包。认为农村承包的经验适用于企业,一包就灵的说法盛行,全国刮起了企业承包风,国家经委还选择首钢作为递增包干试点。我写出建议强烈反对,政府同一家家企业谈承包基数,这有很大的随意性,形式上是把“保险”交给了国家,风险则留给了企业,但由于信息不对称,企业发展潜力究竟有多大,政府没底而企业有数,往往导致承包定额偏低。效益上去了,好处由企业拿走;完不成定额时,企业可以找出许多理由,政府也没办法。

一种意见是利改税。但一刀切下去,差的企业承受不了,交不起;好的企业虽然利润高,但再加上调节税,企业也没有什么积极性。

还有一种意见是股份制。我就是主张搞股份制的。但当时争论非常激烈。中国人民大学的吴树青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小企业适合搞股份制,大企业不适合搞股份制。其实他整个说颠倒了,大企业才更适合搞股份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