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改革再出发,风起好扬帆。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证券时报》推出“壮阔东方潮 改革奋楫时”大型专栏,邀请政府部门官员、知名专家学者和行业领军人物献计献策,涓滴成流,汇聚成新时代改革开放的磅礴大潮。

7刘日红:推进更高水平开放需重点解决四个问题

刘日红,经济学博士,长期从事国际经济、贸易、投资等领域政策理论研究,多次参与商务部和国家重大政策性文件的起草,对我国对外开放、国际经贸关系、经济全球化等领域有较深入的研究。本期,由商务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刘日红撰文。

7刘日红:推进更高水平开放需重点解决四个问题

刘日红,经济学博士,长期从事国际经济、贸易、投资等领域政策理论研究,多次参与商务部和国家重大政策性文件的起草,对我国对外开放、国际经贸关系、经济全球化等领域有较深入的研究。本期,由商务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刘日红撰文。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40年改革开放给人们提供了许多弥足珍贵的启示,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振兴,就必须在历史前进的逻辑中前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今天,我们回顾40年开放历程,目的是从历史中汲取智慧,把今后的路走得更稳更远。讨论中国的对外开放,很难不谈美国因素。美国可以说是影响中国对外开放外部环境的最大变量。在当代语境中,我们所讲的对外开放,很大程度上也是指向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开放。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中美经贸合作或快马扬鞭、或逆风而行,之间的每一次握手言欢、每一次交锋对抗,都记录着两国关系和中国对外开放的点滴。作为研究者,我们应当去掉那些简单的、热血的情绪,从更长远和更宏观的视角,透视中美经贸关系发展,去思考、沉淀对未来发展更有价值的东西。

一、如何避免发展道路上的“70%现象”

经过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奋起直追,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达到12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二位。中国GDP总量占美国的比重,也从1978年的6.3%,上升到65%左右。这是个十分辉煌的高点,也是个充满挑战的起点。直觉告诉我们,越接近山顶,逆风越强劲。要实现顺利登顶,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在这样的阶段,我们要高度提防“70%现象”。所谓“70%现象”,指的是历史上有些国家GDP总量达到美国70%后开始走下坡路的现象。

二战后,这样的国家有两个,一个是苏联,一个是日本。1970年日本成为西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广场协议后日元大幅升值,以美元计价的日本GDP快速膨胀。1995年日本GDP达到5.5万亿美元,同期美国为7.7万亿美元,日本为美国的70%左右。但是日本达到这个比重以后开始止步不前。到2017年为止,22年过去了,日本GDP始终在5万亿美元上下徘徊,占美国的比重从70%滑落到25%。至于苏联,由于统计方法不同,没有办法简单类比,但多数研究者认为,苏联经济的顶点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综合国力、经济实力达到了美国的70%左右。而今天,作为继承了苏联主体的俄罗斯,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7%。